联系我们

2017管家婆全年欲钱料,2017管家婆心水报,2017管家婆心水报b版图 - m.rose-et-noire.com
邮箱:admin@baidu.com
电话:400-123-4567
手机:13988999988
传真:+86-123-4567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2017管家婆心水报

主页 > 产品展示 > 2017管家婆心水报 >

网约车鏖战东南亚_新闻国际_北京商报网

日期:2018-11-29 09:56 作者:admin 阅读:

人口红利之下,东南亚这个网约车市场的富矿,可能再也藏不住了。从独角兽到行业巨头,网约车的触角已经伸向了东南亚各个角落,打车只是一个基点,衣食住行都被列入野心名单内。Grab与Go-jek,隔海相望的两大巨头,融资不断,也烧钱不断。Go-jek的背后,有谷歌、腾讯、星展银行等的身影,Grab则获得了Booking、微软、韩国起亚等的青睐。不过,一路狂奔杂草丛生,东南亚网约车也面临着监管的阵痛。

野蛮生长

印尼网约车平台Go-jek又为自己的业务扩张找到了伙伴。11月12日,Go-Jek 宣布与星展银行建立战略和区域合作伙关系,在新加坡提供支付服务,这还只是合作的第一步,之后将会陆续扩展至东南亚其他市场。同时,Go-Jek也表示将在未来几周在新加坡推出测试版的叫车应用。这意味着,印尼已经无法满足Go-jek日益膨胀的野心。

而这,距离Go-jek的上一轮融资,不过半个月。10月30日,据The information报道,谷歌、腾讯和京东将向Go-Jek投资12亿美元,交易完成之后,Go-Jek估值将达到90亿美元。无独有偶,与此同一天,新加坡共享出行巨头Grab获得了来自Booking Holdings的投资,金额为2亿美元,两家公司同时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资本看中的绝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打车服务平台。诞生仅8年的Go-jek,已经成为印尼市场绝对的行业巨头,集滴滴、美团、支付宝、闪送等类似功能于一身,这个始于网约摩托车的平台,正在成为渗透2.6 亿人生活的超级应用,其业务边界的扩展速度令人惊叹。

膨胀的不只是Go-jek,在Grab的H轮融资里,泰国第三大银行泰华农民银行、韩国现代汽车集团、科技巨头微软、日本丰田汽车公司等的身影非常显眼。3月收购Uber的东南亚业务之后,Grab也开启了自己的扩张之路,目前在八个国家运营的Grab,估值达到110亿美元。30亿美元,是Grab为自己定下的年底前融资目标。

新加坡不会成为困住Grab的池塘,对于与泰国第三大银行的合作,Grab主要是想在泰国推出自己的支付服务GrabPay,发展除共享出行之外的金融科技业务,毕竟泰国是一个有着逾6000万消费者的大规模市场。

当然,在东南亚复杂的市场背景下,打车不是Grab和Go-jek“两个人的故事”,很少被提及的东南亚本地打车玩家们也有生长的机会。从新加坡的RYDE,到菲律宾的MiCab,再到越南的ABER,蓬勃发展的网约车已经渗透进东南亚的各个角落。

“消费者需要更多的选择,市场需要更多的竞争,只有这样才能让行业持续增长。”对于拥挤的市场,Go-Jek首席执行官纳迪姆·马卡里姆显得很乐观。Grab总裁Ming Maa也表示,“竞争对行业有好处,这能让我们更加强大,还能帮助我们开发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人口红利

狭窄的街道,拥挤的人流,落后的公共基础设施,几乎是全球对东南亚的固有印象。事实也的确如此,但正是两倍于美国的6亿人口,和不太发达的经济,让东南亚的网约车市场成了资本争相分食的大蛋糕。

虽然经济基础跟不上上层建筑,但东南亚就如同杂草一样,有着旺盛的生命力,丰富的劳动力资源正待开发。2017年,印度GDP总量达到25414亿美元,同比2016年增长了7.2%,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当中GDP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同年,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的2017年GDP同比分别增长了6.7%和5.1%。

落后的基础设施是东南亚的负累,也是东南亚网约车盛行的优势。在印尼这个世界上第四人口大国里,极端堵塞的交通,摩托车可能比汽车更能在大街小巷中自如穿梭,这是Go-Jek发家的初衷。而Grab创立的初衷源于马来西亚出租车行业的危险,曾在麦肯锡做顾问的Grab联合创始人陈慧玲,每天很晚才会下班,在出租车上必须假装跟妈妈打电话,这让她更看重网约车对安全的保障。

在Uber、滴滴等企业的试探之下,网约车这种新型的商业运行模式已经跑通,适合在人口密集的城市推出,再加上东南亚私家车数量偏少,因而在资本眼中,网约车平台们所做的,正在为新兴经济打造基础设施,因而出手阔绰。

人口结构也是网约车生长的阳光。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院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互联网经济盛行的当下,百度图库网,东南亚最大的优势就是年轻化,年轻人比较多,意味着新鲜的概念和产品有发展的空间。如今,年轻人热衷于新鲜事物,热衷于使用互联网,这就为东南亚网约车平台提供了丰富的土壤。

如今的东南亚,70%以上的人口都是40岁以下的年轻人。虽然过于年轻化的人口结构,意味着社会发展的不平衡,但也隐藏着一个广阔而活跃的消费市场。谷歌和淡马锡联合发布的网络经济报告显示,东南亚现有网络用户超过2.6亿,预计到2020年将增长至4.8亿。

种种优势正驱动这个市场的蛋糕越做越大。据《华尔街日报》预测,到2025年,东南亚打车服务市场预计将增长至131亿美元,2015年,这一数字还只有25亿美元。

游走边缘

垄断是科技企业高管夜晚枕头上的美梦,也是东南亚网约车们一轮轮资金战和圈地战的理由。正如滴滴背离初心一样,Go-jek和Grab们在垄断的道路上也越走越远。但一路狂奔,总会留下数不清的阵痛。

8月初的一个晚上,来自印尼东爪哇省的莉莉·艾斯莉亚,被Grab推出的“1卢比打车”活动吸引。在一次打车几天后,她收到了来自Grab的电子邮件,称她将东西忘在了一辆车里,需要打司机的电话取回。“当我打电话给司机时,司机在发笑。我感觉不对劲,所以挂断了电话。随后,他在WhatsApp上给我发消息,在Facebook发出好友申请,并在Instagram上关注我。我感觉很害怕。”艾斯莉亚说,她向Grab提交了投诉,但该公司没有作出回应。

艾斯莉亚不是一个人,网约车司机骚扰乘客的事件开始增加,司机的不当行为包括性骚扰、攻击等。

“网约车必须在传统出租车公司的管理模式下运作,否则将被逐出越南市场。对于越南部分城市地区交通阻塞严重问题。”越南交通部长张光义在《汽车运输条件和业务的草案会议》上宣布,并补充道,“一旦Uber跟Grab被认定为是出租车公司,那么政府就有必要控制他们的网约车数量。”

在动了当地出租车的奶酪之后,网约车也遭到了抵制。2018年5月17日,泰国曼谷大批摩的司机聚集在Grab公司楼下抗议其违法使用私人车辆接送乘客。在陆续的抵制压力之下,泰国、新加坡、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开始收紧了绳索,出台各类约束网约车的政策。

2015年5月,新加坡出台《第三方预约出租车服务提供商法案》,规定任何接入出租车超过20辆的约车平台,都需要在新加坡陆交局注册,获取经营许可,平台必须确保价格透明,禁止司机择优挑选乘客的行为。菲律宾陆路运输特许经营和监管委员会表示,已经认证了至少五家新的运输网络公司(TNC):MiCab、Hirna、Hype、Go Lag和Owto,为用户提供除了Grab之外的其他打车选择。

不过,相对于将网约车列为非法的欧洲等发达国家,东南亚的网约车依然游走在边缘地带。“关于Grab司机行为的Twitter消息让我在使用Grab约车时不得不三思。Grab需要对这些投诉给出准确的回答。”来自印尼万隆的福扎表示。或许Grab和Go-jek们也需要三思,现在狂奔的共享经济里,虚假的泡沫有多少。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